当前位置: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其他 正文

病房里的温暖

作者:汤杨英 文章来源: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06日

老太太和老先生年轻时都是老师,教书育人一辈子,性格谦卑温和。原来,老先生总是因为慢阻肺反反复复入院。老太太看上去身体健朗,大高个,把老先生照顾得无微不至。老太太和老爷子三四年前曾送过我一盆小花,每次我看到这盆花都觉得很温暖。

用现在的话来说,老太太年轻时大概是个大长腿,加上单是这种贤淑温柔的性格,怕就是不乏追求者了。与往日不同的是,这回,是老太太入院了,肠癌晚期,病程进展速度迅猛。

起先不敢认她,我上前试探问候,发现并没有认错人。老太太瘦得厉害,脸色惨白,状态很不好,全身水肿,更是显得她的憔悴,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。

她也一眼便认出我,忙跟家人介绍说我的眼睛最让她记忆深刻,然后拉着我的手寒暄说:“我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。”

我握着她的手,口齿伶俐的我竟一时语塞。有什么样神奇的语言能够教会我如何去安慰一个被宣判死刑的人?生命最后的仅有的时间,被死亡的恐惧笼罩着,挥之不去。我们都是血肉之躯,面对生死,何谈坦然。

我挤出了一句苍白又无力的话:“那也要好好珍惜最后的日子!”便狼狈逃窜而去。之后,当我再去关心问候她的时候,她总跟我道谢,这句没有力气的“谢谢”显得这么真诚且有份量。

不知道是不是前几日的雨丝微凉让此时的我有些难受。此刻我刚下夜班,窗外微弱的晨光照进病房。在这方小小的寸土上我已经上班近五年。很多人都会想,一名医务工作者,早就见惯了生死,早该麻木了。

我觉得,病房大概不是一个让人麻木的地方,而是一个会让人热血沸腾、让人内心会变得柔软的地方。然而面对疾病,有时候我们是这样的无能为力。

我知道,老爷子还等着老太太回家。纵然最后的时光所剩无几,可我仍然希望因为有了我们,能够让老太太的疼痛稍稍减轻。这就是我们医务工作者存在的意义吧!

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也会变得柔软,从一个不知所谓的小姑娘变得更有温度了。病房人来人往,说是人来人往,但很多时候,有来却无往。疾病有意无情,但我们的工作可以有情有义。

医者初心,我们总希望病人能够早日康复、早日回家。可我们也陪伴着很多病人生命的最后一程,这总是叫人有些失落。所以,我喜欢这些相伴到老的夫妻,这些守候和太难得的“白头偕老”总会给我带来很多很多温暖。

病房的这些温暖让我渐渐成长,也懂得了什么是牵绊。以前的我,手机长期处于静音模式,因为久上夜班睡眠紊乱怕被打扰。

前几天妈妈突发肾结石,给正在夜班的我打了5次电话,因为静音没有接到。等我赶到医院的时候,她已经疼得全身冷汗、呕吐不止的在输液了。我脱下外套披在她的身上。此后,我再也不敢在没有她的场合把手机调成静音。

这个冬天姗姗来迟,暖阳天色好,让我第一次尽情享受了武汉的秋意。我们尚且年轻,人生沿途风景无限,在我们快步向前的时候,也多停下脚步,陪陪自己的父母和家人,珍惜自己身边该珍惜的人。

纵然生命有限,那让我们在有限的人生里,用爱和生命和平共处!

责任编辑:王君立
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:
陕西11选5-精准